全能千金燃翻天_618:她是信仰亦是光,盛世婚礼(完结章)_免费小说阅读_兰溪溪薄战夜小说

618:她是信仰亦是光,盛世婚礼(完结章)

德音不忘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

嫁人了。

他的女儿真的要嫁人了。

“外婆,爸妈,哥嫂子,快来拍照。”

林锦城努力的将泪意收回去,挤出一丝笑容,点点头,往叶灼身边走去。

林锦城和叶舒站在叶灼的身后,白静姝和林泽抱着孩子站在旁边,叶琅桦则是站在叶灼身边。

摄影师看着镜头,“大家的表情不要那么严肃,稍微笑一笑。”

叶舒和白静姝扯起微笑。

可林锦城和林泽却怎么也笑不出来。

心情复杂,尤其难受。

咔擦!

一张照片定格在相机里。

“再来一张。”

于此同时。

岑家庄园。

岑少卿换好喜服,从房间走出来。

“五哥!”何子腾也在这个时候换好伴郎服。

另外一位伴郎是周楚越。

周楚越和岑少卿是小时候的玩伴,十岁那年因为举家搬迁到国外,此后虽然跟岑少卿很少见面,但两人的兄弟情还在。

“楚越,你女朋友跟你一起回来了吗?”何子腾看向周楚越。

周楚越摇摇头,“没,她工作忙。”

“哦。”

岑少卿身穿红色盘扣喜服,丰神俊朗,整个人如同从民国时期的油画中走出来的偏偏俊公子一般。

儒雅又英俊。

“五哥,你这套喜服不错,”周楚越笑着道:“等我结婚的时候可以参考下。”

听到这话,何子腾道:“你家那外国妞欣赏得来咱们这国粹吗?”

周楚越的女朋友是外国人。

想要一个外国人接受本国文化,还是有点困难的。

周楚越想了想,“应该没什么问题。”

何子腾道:“我看有点难。”

周楚越家的外国妞脾气很差,也只有周楚越能忍受,换成他的话,一天都忍不了。

语落,何子腾看向岑少卿,接着道:“五哥,你现在紧张吗?”

岑少卿整理了下衣袖,薄唇轻启,“有点。”

想到马上就要见到叶灼,想到马上叶灼就能成为他的妻子,岑少卿是真的紧张。

还有些激动。

从婚礼的前三天,他就开始失眠。

昨天晚上他更是彻夜未眠,翻来覆去,脑海中始终都是她的身影。

朝是卿,暮是卿。

朝朝暮暮皆是卿。

有点!

何子腾眼底全是惊讶的神色。

天哪!

他这是听到了什么。

他听到了岑少卿说有点紧张。

堂堂岑五爷,居然会紧张。

何子腾笑着道:“没想到啊五哥,你居然也有今天。”

岑少卿神色不变,“我也只是个普通人而已。”

周楚越接着道:“五哥,那你可真是个很普通的普通人。”

岑少卿看了看腕表,“时间差不多了,咱们下楼吧。”

岑老太太和周湘已经在楼下等着了。

两人皆是穿得十分喜庆。

尤其是岑老太太,更是连旗袍都穿上了。

银白色的头发,映衬着酒红色的旗袍,并不显得突兀,反而有种岁月安然般的美好。

白发带花君莫笑,岁月从不败美人。

很难得的,岑老太太今天没有称呼岑少卿为臭小子,而是满脸慈祥,笑意盈盈的道:“少卿,快点出发把,别耽误了吉时。”

订好的吉时是8点出门,8点58分到林家。

两家隔得并不远,二十分钟就能到,但今天婚礼,车速不能太快。

“好的奶奶。”岑少卿微微颔首,带着伴郎团和车队以及其他接亲的人离开

8点30分。

叶灼已经全部准备完毕,坐等岑少卿来接。

就在此时,房门被推开。

“灼灼!”

看到来人,叶灼眼底全是惊讶的神色,“娉婷!”

安丽姿也非常惊讶,“你不是说不能来吗?”

赵娉婷笑着道:“我把老板炒了。”

“有你的。”安丽姿道。

赵娉婷接着道:“开玩笑的,其实我之前之所以说不来,就是想给灼灼一个惊喜而已,她结婚我怎么可能不来!”

叶灼不光是她最好的朋友,还是她生命中的贵人。

语落,赵娉婷又道:“不止是我来了,我爸妈他们都来了。”

“伯父伯母也来了?”

“嗯。”

今天的林家是宾客满座,林锦城和叶舒忙得脚不沾地。

林泽和白静姝亦是如此。

8点58分。

婚车准时出现在林家门口。

铺天盖地的鞭炮声在这个时候响起来。

李悦悦立即反应过来,站起来道:“娉婷,快快快,把房门反锁起来!我去藏鞋子!”

安丽姿把从晚上买的一些整人工具拿出来。

有保鲜膜套,还有指压板,还有口红。

不等新郎和伴郎团上楼,房门就被锁了起来。

这边,岑少卿带着伴郎团和亲友团来到房门前。

“开门呀!”何子腾伸手敲门。

“谁啊?”李悦悦故意问道。

“接亲的。”何子腾回答。

“接亲?接什么亲?”安丽姿接话道:“你们让来接亲的那个人说话。”

“五哥,让你说话呢!”何子腾立即让路让岑少卿站到前面。

岑少卿的心在砰砰地跳个不停,他压住心底的躁动,薄唇轻启,“领导,开门。”

“声音太小了,你家领导听不见。”赵娉婷接话。

岑少卿清了清嗓子,接着开口,“领导,我来接你回家。”

“听是听见了,你们的诚意呢?”

“诚意?”岑少卿转头看向何子腾。

何子腾自然不指望岑少卿能懂什么叫诚意,话说,虽然是岑少卿结婚,但他可比岑少卿还上心,专门查了怎么去贿赂伴娘,让伴娘开门。

只见何子腾从包里拿出一大把红包,“诚意自然时间有的,你们把门开开,我把诚意从门里递进来。”

周楚越朝何子腾伸出大拇指。

厉害!

实在是厉害!

安丽姿的声音从门内传来,“开门?你当我们傻呢?你们把诚意从门缝里塞进来。”

无奈之下,何子腾只好把红包从门缝里塞进去。

收到红包后,三人激动的不行,李悦悦笑着道:“没想到何子腾还挺上道。”

安丽姿接话道:“还不是被五爷给教育的,你都不知道,他以前有多直男。”

何子腾之前追过安丽姿,那直男行为,差点没把安丽姿吓死。

虽然何子腾长得还行,但实在不是安丽姿喜欢的类型。

收了红包之后,三人将门打开,才开出一条缝,就被门外的伴郎团和迎亲团给挤开。

“进来了!进来了!”

岑少卿身穿红色喜服,手拿捧花,就这么看着端坐在床上的叶灼。

她身姿笔直,手里拿着扇子,遮住了如花容颜。

“领导,我来接你回家了。”

安丽姿双手抱胸,“五爷,你接你家领导回去就这个态度啊?”

岑少卿楞了下。

何子腾立即小声提醒岑少卿,“五哥,跪下,跪下。”

换成以前,何子腾可能还会担心岑少卿因为大男子主义不愿意跪下。

但现在......

不会了。

因为岑少卿在叶灼面前是没有底线而言的。

收到提醒之后,岑少卿立即单膝跪地,“领导嫁给我吧。”

叶灼还未说话,李悦悦接着道:“求大灼灼嫁给你怎么着也得背个三从四德吧。”

闻言,边上围观的亲友立即附和道:“三从四德!背三从四德!”

岑少卿平时多孤冷的一个人?

大家也都趁着这个机会多整蛊他一下。

毕竟,机会难得。

错过今天,他又是那个高不可攀的岑五爷。

背三从四德这种小事根本就难不倒岑少卿,简直就是张口就来的小事,“领导出门要跟从,领导命令要服从,领导讲错要盲从。领导化妆要等得,领导花钱要舍得,领导生气要忍得,领导生日要记得。”

看着单膝跪地在背三从四德的岑少卿,周楚越压低声音朝何子腾道:“五哥以后肯定是个妻管严。”

而且是晚期的那种。

何子腾笑着道:“这还用说?”

背完三从四德,叶灼移开手中扇子,露出一张明艳动人的脸,她一字一句,“岑先生,从今天开始,你从实习生正式转正了。”

语落,叶灼接过他手中的鲜花。

看着她的脸,岑少卿激动的不行,一颗心都要从胸腔里跳出来。

恍惚间,又回到了跟她表明心意的那个下午。

“咱们回家!”说着,岑少卿便要起身抱起叶灼。

“等等。”赵娉婷在这个时候开口。

“还有其他事吗?”岑少卿转眸问道。

赵娉婷接着道:“五爷,灼灼的鞋还没找到呢!”

“鞋?”

岑少卿低头掀开叶灼的裙摆,裙摆之下,她的脚果然是光溜溜的。

“鞋子呢?”岑少卿问道。

“鞋子在哪里,当然需要你自己去找了,”安丽姿道:“你也可以让你的伴郎团和迎亲团帮忙,温馨提示你们一下,鞋子就在这间屋子里。你们赶快找吧。”

得到线索之后,众人立即忙活起来。

可找了半天,甚至连垃圾桶都翻了,也没有找到鞋子。

何子腾看向伴娘团,“再给你提示吧!”

李悦悦双手抱胸,“给提示可以啊,但有条件。”

“这个我懂。”周楚越立即拿出何子腾没发完的红包。

李悦悦和其他两位伴娘满意的收下红包,这才给他们指了条明路。

历经很多事情,这才找到婚鞋。

岑少卿单膝跪地,帮叶灼穿上婚鞋,随后将人懒腰抱起,“咱们回家。”

岑少卿一口气把人抱到婚车内,生怕伴娘团一个反悔,又要刁难他。

好在,几个伴娘并没有再次发难,而是坐到后面的婚车内。

今天是传统婚礼,原本岑少卿是想准备八大抬大轿的,但是又怕造成交通堵塞,所以就没安排轿子。

一共二十八辆婚车。

清一色的玛莎拉蒂,车牌号也是连数的。

......

于此同时。

一场豪华婚礼车队刷爆了网络。

大家纷纷猜测究竟是什么大人物结婚。

不仅如此,原本平静的上午,天空中却出现了很多直升飞机。

虽然京城大人物多,但平时出现很多架直升飞机,并且都是往同一个方向飞的情况还是少见。

【据我的一个可靠的朋友说,今天全世界所有的大佬几乎都聚集在了京城。】

【是因为这场婚礼吗?】

【别吹牛了,什么人结婚才能聚集各方大佬啊?】

【有是有的,比如叶小姐和岑五爷!不过他们好像还没有宣布婚期。】

【楼上的,你那位可靠的朋友有没有跟你说到底是谁结婚?】

【......】

网络上众说纷纭,猜什么的都有。

这边,婚车停在了某五星级酒店。

这家酒店是岑少卿自己的,为了准备这场婚礼,酒店在半个月前就不营业了。

此时,酒店内外全都是宾客。

大佬们也都聚集到了酒店。

叶灼被林锦城挽着胳膊,站在礼堂的大门后,静待及时的到来。

光线有点暗。

看不清林锦城脸上的表情,可叶灼的手臂却被一抹液体晕染。

父爱无声。

此时此刻,叶灼心里亦是非常舍不得,转头看向林锦城,“爸。”

“嗯。”林锦城强忍着泪意,“灼灼,爸爸今天很开心。”

很平淡的一句话,却听得叶灼红了眼眶。

“三、二、一......”婚礼司仪的声音穿透礼堂,从里面传出来,“现在有请我们美丽动人的新娘。”

礼堂的门被伴郎拉开。

钟声响起。

林锦城挽着叶灼,一步一步往台上走去。

岑少卿就站在红毯的那头。

红毯不长,很快就走到了岑少卿身边。

林锦城就这么看着岑少卿,“不许欺负灼灼。”

“您放心。”岑少卿直视着林锦城,“我向您保证,永远都不会欺负灼灼,未来,她不仅是我的妻子,她更是我的命。”

“岑五爷,你要是敢对叶小姐不好的话,我们这些人都是叶小姐的后盾!”宾客席间,各国大佬在这个是站起来。

这些人都是平时在新闻上才能看到的。

“还有我们。”越来越多的人从席间站起来。

场面有些壮观。

叶灼于他们来说,不仅仅是神一般的存在,更是信仰。

台下的岑老太太和周湘,以及叶舒等人早已是红了眼眶。

岑少卿面向众人,再次保证,“请诸位放心。”

林锦城这才哽着嗓子,依依不舍地将叶灼的手放在岑少卿的掌心中。

岑少卿立即紧紧的握住叶灼的手。

婚礼进行的非常顺利。

最后是改口的环节。

双方亲人坐在台上,新人要敬茶,改口。

先是女方父母。

不仅是林锦城和叶舒,还有叶琅桦这个外婆。

岑少卿端上茶,“外婆请喝茶。”

“好。”叶琅桦脸上全是笑意,往岑少卿手里塞了个红包。

“爸妈请喝茶。”

林锦城虽然挺不乐意喝茶的,但还是板着脸接过来了。

岑家这边就只有周湘和岑老太太。

叶灼端着茶,“奶奶请喝茶。”

奶奶。

听到这个称呼,岑老太太再也绷不住了,想到了跟叶灼第一次见面的场景,那个时候她就知道,叶灼将来肯定是她得孙媳妇。

“乖,乖。”岑老太太双手接过茶杯,喝了一口,然后将红包塞到叶灼手里。

随后,岑老太太看着叶灼道:“灼灼,以后你就是咱们家的女主人,只要是说你,我们绝不说二。这里除了红包之外,还有家里的银行卡,各种产证,还有钥匙。”

这话音刚落,便有侍者端着个托盘走过来。

说到这里,岑老太太顿了顿,“要是少卿敢欺负你的话,以后我就没这个孙子。”

此言一出,空气中立即响起铺天盖地的拍掌声。

敬茶之后,便正式开席。

叶灼去后台换了套敬酒服,便跟着岑少卿去挨桌敬酒。

婚宴结束,已经是晚上十点。

叶灼累的连妆都不想卸,就这么的瘫软在床上。

楼下,岑少卿还被何子腾已经周楚瑜以及于暮年等人拉着灌酒。

记忆中,岑少卿就没喝醉过。

今天晚上也是一样。

三人不信邪,非要喝倒岑少卿,可是,还没等喝倒岑少卿,三人就先醉了。

看着不省人事的三人,岑少卿松了口气,可算是没人能打扰他们了,低眸拍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,抬脚往婚房走去。

门是关着的。

听到开门声,叶灼知道是岑少卿进来了,爬起来,靠在床上,语调慵懒,“给我倒杯水。”

岑少卿走过去倒了杯水,却没有递给叶灼,而是一饮而尽。

见状,叶灼急了,“你怎么自己喝了!”

岑少卿也不解释,走过来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须臾,抬起她的下巴,薄唇就这么的压了下来。

清凉的水,顺着他的薄唇,渡进了叶灼的嘴里。

空气中的温度越来越高。

岑少卿压抑的太久了,自然不会浪费一分钟时间。

“灯!灯!”

啪--

屋内的灯全被熄灭了。

黑暗中,只能听到一些声音。

.......

直至第二日上午十一点,叶灼才睁开眼睛。

“醒了。”

岑少卿已经恢复衣冠楚楚的样子,衣冠整齐,站在床前,就这么看着叶灼,深邃的凤眸中一片漆黑,沉得不行。

和昨夜的他判若两人。

叶灼动了一下,只觉得浑身都没劲,还有些酸痛,扔了个枕头过去,“你倒是轻松!”

“轻松吗?”岑少卿走过去,微微倾身,压低声音道:“可昨天晚上出力的一直都是我。”

“你还真敢说!”叶灼伸手捏了一把他的脸。

“又没有外人。”岑少卿低沉的语调里,还略带三分低暗哑。

“几点了?”叶灼接着问道。

“十一点半。”岑少卿语调淡淡。

很是平淡的回答,却让叶灼非常惊讶,“十一点半了?”

她还以为最多九点半。

“嗯。”

叶灼立即掀开被子起床,“你怎么不早点叫我。”

掀开被子,才发现自己未着片缕,又立即盖回被子,如玉般的脸瞬间就红了,“你先出去。”

“你应该学会适应。”

“出去。”

“好好好,”岑少卿有些无奈的道:“我出去。”

岑少卿出去之后,叶灼才掀开被子开始换衣服。

刚换好衣服,岑少卿的声音就从隔壁传来,“领导,好了没。”

“好了。”

岑少卿推开门从里面走出来,很自然的帮她挤好牙膏,“快点洗漱下,准备吃饭,睡了那么久,不饿吗?”

说到这里,岑少卿接着道:“忘了,你怎么会饿呢!应该是我饿才对。”

叶灼刷牙的动作未停,对着他腿就是一脚。

岑少卿不再贫嘴,给叶灼放好洗脸水。

来到楼下,叶灼才发现,岑老太太和周湘都坐在餐厅等她吃饭。

“奶奶,妈。”叶灼叫的倒是自然。

岑老太太满脸微笑的看着她,“灼灼快坐,王嫂!去给少夫人盛饭!”

“好的老太太。”

岑老太太抓住叶灼的手,“好孩子,昨天晚上辛苦了。”

岑少卿常年健身,什么都缺,就是不缺力气。

叶灼有些微囧,只好转移话题,“奶奶,您和妈你们都还没吃吗?”

“我们不饿。”周湘接着道。

岑老太太连忙点头,“你妈说的对。”

虽然婚礼已经结束了,但网上的热度还没下来,大家都在猜测这场婚礼的男女主到底是谁。

隔天。

叶灼在微博上回应:

从此烟雨落京城,一人撑伞两人行。

岑少卿跟着回应:

幸得识卿桃花面,从此阡陌多暖春。

【全文完】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