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民女神之重生腹黑千金_254:大结局_免费小说阅读_兰溪溪薄战夜小说

地上的众人纷纷看着白华裳,还以为自己这是出现了幻觉。

白华裳怎么会变成这样呢?

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她们想站起来跑出去告诉大家真相,可身上却提不起来一点点的力气!

此时,她们就是砧板上的一块肉。

任人宰割。

白华裳抬手挑起温兰的下巴,“实话告诉你吧,你身上的毒是我下的,小静只不过是和替罪羔羊而已。”

温兰瞬间泪流满面。

她在后悔没有听穆青璃的话。

如果她早点相信穆青璃的话,就不会出现这样的结果了。

“为什么?”

白华裳缓缓一笑,“为什么?为什么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?”

温兰道:“你是怕我影响到你在地下城的位置?”

其实这些话穆青璃早就跟她说了,只是她一直不相信而已。

白华裳笑着道:“还算你有几分聪明,不过亡羊补牢,为时已晚,明年的今天,就是你们的忌日!”

萧爱看向白华裳,她不敢相信她一直敬爱着,维护着的姐姐,表皮之下竟然藏着这样一副面孔。

“华、华裳姐,那、那我呢?”她可没有威胁到白华裳的位置,而且还处处维护着白华裳,按理说,白华裳不可能连她也一起算计进去才是。

“你?”白华裳的嘴角勾起一丝讥诮的笑,“你以为你比温兰那个蠢货又聪明到哪里去?能够血祭朱雀,是你们的福分,你们别身在福中不知福!”

萧爱彻底的死心了。

她没想到,白华裳居然想要牺牲她!

“白华裳,你个贱人!你还有没有良心?我对你这么好,你居然要害我!”萧爱现在恨不得一口将白华裳咬死。

白华裳还是平日里那副温柔善良的样子,丝毫没有将萧爱的话放在眼里。

萧爱接着道:“贱人!你就不怕朱大哥还有陆爷他们发现吗?”

白华裳淡淡一笑,“到时候你们已经成为了一堆死人,他们永远也不会发现我的!你还记得刚刚的你们吗?”

刚刚穆青璃将一切都说出来了,但就是没一个人相信她!

白华裳这话音刚落,众人便面色各异起来。

是啊。

没人会相信白华裳会做伤天害理的事情的。

没人会相信......

世界上大概再也没有这更加绝望的事情了。

此时,她们也终于感受到穆青璃的绝望。

怎么办?

现在到底应该怎么办?

难道真的要在这里等死吗?

就在这时,一道人影突然从里面冲出来!

“砰!砰!砰!”

不断的有人被扔出来。

这手法,是童师师!

没错,就是童师师!

太好了!

童师师没事。

见童师师没事,现在还能自保,穆青璃就彻底的没有了顾忌,快速地出招朝白华裳攻击而去。

白华裳一个闪身,避开了穆青璃的攻击。

一场恶战在即。

白华裳也没有了顾忌,使出真正的本事与穆青璃正面对上!

空气中,就只能看到两人的残影。

就在这时,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从边上走出来。

见到他,萧爱立即像是看到了救星,“元医生,快救救我们!”

谁知,往日以慈悲为怀的元医生就像没看到萧爱他们一样,而是拿着一把手术刀,瞄准穆青璃的背影,狠狠地扎了过去!

这一下,如果刺过去的话,加上白华裳的攻击,穆青璃便会马上身亡。

不行!

穆青璃不能死。

穆青璃现在是她们所有人唯一的救星了!

这一瞬间,萧爱的眼睛瞪得极大,使劲全身力气,猛地冲了过去。

呲。

锐器入骨的声音。

鲜血瞬间便染红了萧爱的衣服。

谁也没想到,嚣张跋扈的萧爱,会舍身为穆青璃挡下这一刀!

就连穆青璃自己都没想到,“萧爱!”

萧爱看着穆青璃,嘴角扬起一丝苍白的微笑,“穆青璃,往日是我眼瞎,错把鱼目当珍珠,我处处与你为敌,以后不会了。她们,就拜、拜托......”

萧爱一句话还没说完,就被元林再次补了一刀。

她永远的闭上了眼睛。

眼角流下一滴悔恨的泪水。

她这一生,太荒唐了......

死不足惜。

“萧萧姐......”温兰痛哭出声。

“萧萧......”

空气中传来闷闷的呜咽声。

逼仄又压抑。

“萧爱死了,她是阴时出生的人!”小巴巴惊呼一声。

下一秒,穆青璃就感觉自己的脑海中有什么东西抽离了出去一样。

“啾——”

空气中突然出现一只通体通红的鸟儿,火光像是能将人灼伤一样。

朱雀围绕在穆青璃头顶上围绕了三圈,“对不起,主银,我的意志力马上就要被吞噬了......”

朱雀一句话还没说完,它就‘扑通’一声掉在了地上。

穆青璃也感觉周身的力气被什么抽走了一般。

脑子里昏沉沉的一片。

但是这种时候,她不能放弃。

不能放弃!

对了!

她的血,因为因为重生洗礼的缘故,她的血可以解百毒!

穆青璃一边应付着白华裳,一边拿出匕首,割破了自己的动脉,瞬间便有鲜血涌出来。

鲜血洒落在众人的眉心,温兰等众人只感觉消失的力气正在慢慢回归。

下一秒,原本已经掉落在地上的朱雀再次飞起来。

只不过满身的红,变成了满身的黑,阴戾无比。

空气中传来白华裳得意的笑声,“穆青璃,你且看好了,明年的今天,就是你们这些人的忌日。”

这话音刚落,通体漆黑的朱雀便朝众人喷出巨大的火球。

下一秒,火球便会将众人淹没。

温兰看着朝他们涌过来的火球,脸色如纸,半点反应的能力也没有。

“快跑!”正是危机的时刻,穆青璃以一人之力,抵挡住了火球,无尽威压从她身上爆发出来,形成一道透明屏障,她的脸色,甚至比众人还白。

“璃璃!”

“璃爷!”

“快走!”穆青璃嘴角溢出一抹血迹,“温兰,快带着大家走!”

“我们不走!”温兰直接哭出了声,“我们不走!璃璃!”

“快点!”穆青璃呕出一口鲜血,“快点,我快撑不住了!”

白华裳也冲了过来。

在这样下去的话,她们只会两败俱伤。

“我们走!”温兰抹了把眼泪,带着大家离开。

火光正在一点点吞噬着穆青璃,穆青璃看着大家离去的背影,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。

白华裳立即追了过去。

穆青璃调动体内最后一丝灵力,染着满身的火光,朝白华裳的方向冲了过去,“白华裳,黄泉路上有你陪着,我也不孤单了!”

白华裳万万没想到,都这时候了,穆青璃居然还有这样的动作!

这是最后一击吗?

更可怕的是,白华裳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反击。

穆青璃紧紧抱着白华裳,身上的火光无限蔓延到白华裳身上,白华裳的脸色瞬间变得扭曲起来。

疼。

太疼了!

穆青璃究竟是怎么忍住这蚀骨的疼痛的?

“砰!”

就在此时,紧闭的房门被人踢开。

这一瞬间,穆青璃好像看到了无限暖阳。

是光。

真好。

有光就代表着有希望了。

下一秒,穆青璃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中。

入眼,便是一张棱角分明的五官。

“傅兰深。”穆青璃伸手抚过他的眉眼,“我这是出现了幻觉吗?”

“璃璃,我在,这不是幻觉,这不是......”傅兰深用他的脸,紧紧贴着穆青璃的脸。

穆青璃听不见其他声音,她只能听见低低的呜咽声。

“这不是幻觉,真好......”她的手慢慢的滑落下去,无力的垂在一边。

“五姨妈!”

“大美璃!”

“璃璃!”

“璃爷。”

穆青璃这三个字,原本是身边人喊一声就可以依靠的存在。

可今天,这个依靠消失了。

空气中哭声一片。

七天后,穆青璃额的葬礼如期举行。

来参加葬礼的人排成了一条长龙。

众人将她生前做过事情,获得的奖项剪辑成了一条长长的视频。

她的一生只有短短的十八年。

可这十八年,做过的好事,获得的奖项,争取的荣誉,是普通人一辈子也无法企及的。

这么好的人,怎么就死了呢?

童师师、齐峰、颜姝、温兰等人跪在墓碑前久久不肯离去。

齐徊哭得几度晕厥。

没想相信她是真的死了。

李二和大虎跪在墓碑前,怎么也反应不过来。

穆青璃开发花山的计划才刚刚竣工,她怎么就没了呢?

无数来参加葬礼的人,却独独不见傅兰深。

有的人说他承受不住刺激疯了,有的人则是说他殉情了。

司徒家。

司徒景良看着那张黑白照片,不言不语,事情发生到现在已经整整七天了,他始终不相信这是真的。

直至,他看到电视里播出众人参加她葬礼的视频。

此时,他才明白过来。

那个鲜活的人,是真的没了。

“璃璃,别怕。”司徒景良伸手摩挲着那张黑白照片,“我马上过来陪你。”

又是七天。

司徒家传来噩耗,司徒景良死了,只给司徒老太太留下了一名不足月的婴儿。

......

穆青璃再次醒来的是,眼前是一片刺目的白。

她这是......

在病房?

耳边传来熟悉的对话声,“穆先生,确认要摘取她的心脏吗?”

“是的赵医生,请你务必保住我的儿子,不能让天一有任何危险。”

“俊良你别担心,咱们天一肯定不会有事的......”

这不是前世发生的事情吗?

穆青璃微微皱眉,她这是在做梦,还是真的回到了一切还未开始的时候?

下一秒,身穿手术服赵堂奇便出现在她面前。

穆青璃想反抗,可她遇到近况和上辈子是一样的,她全身被打了麻醉,根本不能动弹。

就在这时。

“砰!”

紧闭的手术室大门被人一脚踢开。

一道修挺的身影从门外走来。

无数阳光从他的身后照射进来。

驱散了满室的黑暗。

“傅兰深!”穆青璃惊呼出声。

见傅兰深来势汹汹,穆俊良立即伸手拦在他面前,怒声道:“你是什么人!不知道私闯民宅是犯法的吗?”

“滚!”傅兰深直接一把挥开了穆俊良。

“砰!”穆俊良被挥在地上,骨盆直接摔成粉碎性骨折,空气中立马传来痛苦的声音。

见此李青香直接就慌了,也顾不得穆俊良和穆天一了,立即往门外跑去。

她气喘吁吁的跑到地面上,却看见穆家已经被警车包围了。

这是怎么回事?

李青香瞬间被警察制服。

地下室内,赵堂奇看着来者不善男人,立即举起双手做投降状,‘扑通’一下跪到地上,“我、我也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!”

他要是再来晚一点的话,她就会像上辈子一样,死在这个垃圾的手术刀之下。

傅兰深的瞳孔已经接近血红色,挥起拳头,对着赵堂奇就是一顿暴揍。

当然,他并没有打死赵堂奇,而是给他留了一口气。

这种垃圾,就应该让他长命百岁却生不如死!

傅兰深起身,走到病床边,伸手抱起病床上的人儿,“璃璃,我来接你回家。”

这一次,他没有来晚。

“傅兰深。”穆青璃看着他,眼角划出一抹泪痕。

她以为这辈子她再也见不到他了。

傅兰深带着穆青璃走后,警察便带走了穆俊良和赵堂奇。

赵堂奇那个充满暗黑的地下室也被发现,最终被判了死刑。

穆家和穆氏集团直接被查封,穆俊良则是被判了无期徒刑。

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。

一个开满玫瑰花的园子里。

男人单膝跪地,手捧钻戒鲜花:“璃爷,嫁给我吧!”

面容清隽无双的女人面含微笑,拒绝道:“不好意思,我终生不嫁。”

男人满面虔诚,一字一顿的道:“那我嫁给你,以你之姓,冠我之名,许我做你裙下之臣。”

边上的众人立即起哄,“璃爷娶了他!”

“娶了他!”

“娶了他!”

“......”

“卧槽!我这是眼瞎了吧!没想到七爷也有这一天!”

“哇哦,七爷要倒插门了!”

“七爷不是说过终身不娶的吗?”

“嫁和娶不一样。”

“卧槽,七爷真不要脸。”

“连男人的尊严都不要了,要脸还有什么用?”

齐峰十指紧扣着边上挺着肚子的女人的手,“五姨妈能和七爷走到今天真是不容易。”

“是啊,我希望大美璃可以一直幸福下去。”童师师的眉眼里满是最真挚的祝福。

齐峰道:“放心,五姨妈可以一定可以一直幸福下去的,这次,换我们和我们未来的宝宝一起来守护她。”

童师师笑着点头。

齐徊靠在Adrian肩膀上,红着眼眶道:“咱们璃璃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实在是太不容易了。”

Adrian擦了擦齐徊脸上的泪水,“别哭了,医生说孕妇情绪波动对胎儿不好!”

闻言,齐徊立即伸手去打Adrian,“都怪你!也不注意点!我都这么大年纪了......”幸好穆青璃生孩子晚,要不然岂不是外甥比舅舅还大了?

Adrian眉眼里满是幸福的笑,仍由齐徊打他,也不还手。

司徒家。

一名七八岁的小女孩儿正在电视,突然,她按下暂停键,拉住边上男人的手,“爸爸爸爸,这个姐姐和你书里夹着那个姐姐好像啊!”

司徒景良抬眸看着电视里容颜清隽的人儿,蹲下来摸了摸女儿的小脑袋,“阿梨看错了。”

阿梨摇摇头,“阿梨没有看错!”

司徒景良抬眸看向窗外,半晌,才缓缓的道:“是阿梨看错了。”

【全文完】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